返回首页 博客 杂志 相册 作品 工作 旅行 商店 朋友
  • 72家房客in隆昌公寓

    2010年04月27日

            工作很忙,生活很累。走上街头抬头仰望,发现自己很久都没有看到过日出日落,朋友说,你知道什么对健康最有害么? -- 是工作。 工作总是让你累的一点都不想锻炼,离职,就是为这架超音速的人声旅程踩一次刹车。 工作的时候总想疲惫的躲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然后没工作的时候,却没有勇气去过那种“真正想要的生活”。 你有勇气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么?往往代价是巨大的。

            “其实,你知道就是那么一回事,20出头大学毕业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然后呼的以下,50年过去了,你70了,做了50年想同的工作,身边一位胖老太太陪在你身边,这些年她和你一起吃饭超过5万碗”。

            人生真的好可怕。每个80后也好,90后也好,都想自己能与众不同,总想张扬个性,可是到最后却发现,我们在这个条条框框的社会里,只能按照一定的模式,过样板的生活。就像非主流,其实也都是一个模式,大差不差的样子。就像这个筒子楼李的72家房客一样,看似不同,却不尽相同。

            拍了几年的照片,还是不敢妄称摄影。下了狠心买了新的相机,升级到了单反的行列,不是器材派,就买了一个只有3千多的K-X入门机,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想找个地方试一下相机。

            上POCO随便看了一组人像,发现了一个《功夫》里的猪笼城寨,可惜不知道是哪里。无巧不成书,于是约了左岸等一起外拍,他推荐了个地方叫隆昌公寓,G了一下居然就是这里。惊人的巧合。

            居民楼里什么样的人都有,穿着睡衣卷着发卷的包租婆居然也有,不过那个摄魂的气势实在不敢举起镜头,怕被狮子吼。 也有一些带着鸭舌帽的90后春哥式的中型小女孩租住在这里。 楼宇里两个气派的楼道很少见,这个曾经的监狱房每个房间还能看出这个巴拿马监狱风格的铁窗留下的痕迹。

             每户人家生活的都很悠哉,有人打麻将,有人晒太阳,似乎外面的繁华上海与他们无关,一个阿婆说,这个地方八九十年了,她住了79年,从出生开始她就没离开过这个院子。很多细节的人性化设计,比如那个粗粗的柱子其实是个空心的垃圾通道直达一楼垃圾箱。

            黄昏时刻,也会有露天的小摊子,老师傅们理着百年不变的小平头,利索。新的生命诞生,还有人开进来新买的车子,屋子里的装修,有的已经很现代,还有更多的则是保持着老上海的样子,仿佛这个方寸世界之外的事情与他们无关,任时光流逝,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

            坐在天台上望着上海,和这个方形世界之外的上海,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生活,真正的上海。其实仔细想想,这个装满72家房客的小楼,其实就是中国的缩影。 有人努力的走出这里,寻找繁华的世界,有人流下来保持的原有的生活,也有人带回了外面世界的东西。

            也许我们没有选择出生的世界,但是我们拥有生活的权利,我们可以勇敢快乐的去面对一切,没什么大不了的。生活的开心也好,生活的烦恼也好,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老天只是按照我的意图来安排每个人的生活,宿命只是给自己不敢挣扎的一种借口。怎么过活是自己的事情,哪怕生活在方寸的世界,只要过的开心,心态放平,与人何干? 关你P事。

    Tag:随行
  • SMG

    2007年07月27日

            当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满棚的镁光灯打的满眼都是亮光,看不见到博士看不见摄影师,为了保养设备空调开到难以想象的低温,竟然一个NG都没有录完了整个节目,20分钟的内容录了40多分钟,估计不少话要被剪掉,Hata是之前因为知道要一起上节目才认识的家伙,这个节目收看的大部分都是70年代以上的前辈们,他们说第一次请如此年轻的嘉宾,于是我们两个八十后开始讲述我们的生活方式,上图的美女嘉宾是我们之前的一期讲述高个子的烦恼的,呵呵。

            电脑自动抠图所以身上不能有任何蓝色的衣物,这个光头男以前有头发的样子巨钢肚~ 他似乎有着很多人梦想的经历,也包括我,读的艺术系,在欧洲留学,游学期间在欧洲各个国家流浪,没钱了就在街头画画,学人唱歌卖艺,最后还在农场摘番茄,种葡萄。赚够了钱飞回了学校,我想很多人都很想体验这种身无分文又在异国他乡流浪的感觉。

            节目会在下月下旬上海文艺台晚上9点播出,为了这个沪语节目,我努力学了几个月听上海话,现在那几个朋友终于可以不必迁就我说普通话了,岗上海话我一样来撒~ o(∩_∩)o...

    Tag:随行
  • 返航

    2007年02月24日

            年,终于过完了。回到上海的家的时候心力憔悴的。趴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从机场到家里的公交车比航行的时间还长,又提前一天赶到机场附近,本命年降至,内外都换成了和我BLOG一样的红色(其实我之前就有很多红色的CK内裤)。还凑空去了趟山上许愿,去年表妹许愿说要个男人做男友限期半年,半年后没找到于是和我一起去算帐,后来说再给一次机会如果半年内再不找到我陪她砸祭坛。(开玩笑的。)

            看到云很漂亮,而离窗口还有2个人的距离,坐了两个听口音貌似法国的女人,用我十分蹩脚的英语说请他帮忙拍一下,然后说很漂亮非常感谢。她竟然有很标准的普通话说“不用谢,小意思”。  饿的God呀,如今这老外可真是厉害,羞愧羞愧,英语得好好补补。发现要完成的目标还真多啊。

            回到家以后整理一下房间,才半个月就一层灰,用了几个小时来恢复往常的生活,最后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叫了个披萨又吃的精光,每次总是吃饱以后才想起减肥这回事。开始上班了马上就。:)   新的一年其实才真的刚刚开始 。希望大家都能顺顺利利的。

    Tag: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