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博客 杂志 相册 作品 工作 旅行 商店 朋友
  •          终于写到完结的章程了,没什么话好啰嗦了!乘着夏天的风,坐着快艇回到岸上!

             来接我们的快艇!

             照完集体照! 把我们队伍里的Tony踩在脚下!  哈哈   为此次旅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大嵛山岛,我还会再来的!

    Tag:行影
  • 重返大嵛山岛之瑜伽

    2008年08月12日

            没想到我也可以做这么标准的瑜伽姿势~有点老王卖瓜,其实个人很少练瑜伽的,只是上过男子力量瑜伽的课程玩玩而已,要是坚持下来就好了。

            说真的这个大嵛山岛之行写了很久了都已经是2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后面发生了好多事情,好多人都以为斌斌的生活就只有旅行而已,越来越难下笔,不知道写什么好,大都是一些沉重的话题,生活永远都有开心和低潮的时期,现在的我也许进入的是人生最低潮的时候吧。

            那天,身价上百亿的老总开管理层的会议,没有谈什么公事,只是将他多年的感受与我们分享,他说人生就像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司机最危险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就是空载的时候,因为没有方向,遇到路口就不知道该往哪边走,犹豫不决中发生了车祸,这个车祸占出租车的车祸中比例有80%,而每当有乘客的时候,乘客会告诉你目的地,你朝着一个方向开,无非就是线路不同的选择,但是终点是一样的,人生总会有很多迷茫的时候,就像是一个空载的司机,我们必须给自己找到一个方向。

            有人说朋友很关键,因为他会影响到你的很多,仔细看看身边关系不错的朋友,大都是和自己收入差不多的人群,也许才更有共同语言吧,在新公司慢慢开始自己的一些新的生活,认识了很多以前仰望的人,也看到了很多“偶像”级的人物,渐渐的找到了一些方向,却发现我不过是步入了大多数人都必须要走的一步,成功还有多远我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穿越迷雾看到未来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现在的我很累……真的很累。

    Tag:行影
  • 重返大嵛山岛之小镇

    2008年07月28日

             嵛山岛的码头上有个嵛山镇,熟悉的人熟悉的房子。只是今年多了几只还没飞出巢的燕子。

             昨夜扎营小天湖,今天夜宿船老大家,他们家背后的风景没话说,一个小小的安静港湾,一艘随波逐流的小船,一阵雨云飘过,海边的气候难以捉摸。

            不爱吃海鲜,于是去脱离队伍去小馆子下碗面吃,队伍里的小茉莉也不太吃海鲜,所以我们两人快快的吃完面就提前去了海滩,在沙子上留下第一排脚印,想起去年的场景,那个飞向乡武宁的饭饭,那个玩空翻的月叔,只能感叹时光飞逝,物是人非。

    Tag:行影
  • 重返大嵛山岛之苦行

    2008年07月20日

             当我们决定回去的时候,大家的水几乎已经耗尽,我在队尾鼓励着小女孩和她的母亲一定不能掉队,有2个姑娘和一个小伙子觉得爬山翻越太累了,决定从海边一路绕过去,喊不住他们,当我们爬到第一个山顶的时候,发现还有一个山峰要爬,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下面的3人选择对了,还是我们的选择对,但是没办法这次活动我是领队,必须照顾更多的人,我喊他们3个要小心,手机没有信号,只能实时用眼睛去关注,用呐喊来沟通。这是第一个休息的地方,那一刻我的心情特别复杂,有少许脱水症状。

             当我们翻到最后一个山顶的时候,背后的云雾撤开了很多,渐渐看清了远处的小岛,下午的阳光透着云层的光柱照耀在海面上,转回头发现,营地就在前方,往下走就是了,往另外一边一看,发现他们3个走的路根本不通,那边是一个悬崖,怒喊着他们往上爬。他们似乎有所回应,因为到了山顶有了一些信号,打给负责蹲守营地的领队沉沦,找到了分开走的3个人的名单的手机号码,打通后告诉他们具体的路线,他们似乎要沿着我们的路往上爬。那一刻,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其实我们人生中也有很多类似的选择,很多道路看似平坦,却充满绝境,甚至要回头重走。有些路崎岖难以逾越的路,却发现走不了多远就能达到目的地,我想这就是我们的选择吧。下山的路好走很多,屁股坐在草上,像是滑梯一样冲了下来。

             看到营地就在不远方,离去营地的小路近在眼前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有部分跑得快的人甚至已经到了营地,起风了,草想海面一样起伏着,猫猫听海赶紧抓紧帽子,生怕被风吹走。

            小小的惊险,让很多第一次玩户外的人心跳了一次,却也是他们难得的经验,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遇到这种情况了,我想或许以后我会像《手斧男孩》的主人翁一样,深入其中,难以自拔了。

    Tag:行影
  •          这个女人叫Laquieze,队伍里的一个老外,一句中文都不会讲,她和队伍里的人都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来交谈,好像是第一次参加户外活动,觉得一切都很新奇的样子,话不多但很随和。

             那天中午我们翻过岛上最高峰的时候,有两个选择,回营地或者往相反方向的海边行走,当时大家水基本喝光了,大约有一半的人选择和我一起去看海,没有路,草很深,都不知道下一脚是否会掉到石头缝里,居然想起摩登如来神掌的情节,搞不好我也能学会一个万佛朝宗。

            这女人一直走在前头,我走第二,后来半路休息,她居然任性的往草里一躺。还真是任性,其实我也希望可以这样,可是草里很多虫子就不说了,关键是我去年在这里看到过一条胳膊粗的青蛇,所以还心有余悸……

    Tag:行影
  • 重返大嵛山岛之小天湖

    2008年07月03日

             有些看过我博客的朋友,不知道你们记得否一年前的五一我去了福建的大嵛山岛,那是一个风雨的日子,今年的端午节我带队又取了这个地方,不过这次走了更远,从海岛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一群人不知道目的地的行走。

             小天湖还是老样子,因为今年不让在天湖扎营了,所以草长的比以前更加茂密了,看来保护起来反而更好,跟很多地方相比,大嵛山岛做的真的很不错。反观檀头岛,已经被破坏的一点味道都没有了。去年的小天湖>>

             去年在山的对面有过这么一张照片,去年的这里>>> , 今年的天气似乎好了一些,大家很努力的爬山,那些绿油油的草让人真的想躺在上面看着天空,等着时间流逝……,可是现实是,好多蚊子和虫子... 现实和梦想差距真大。

            即将登顶的时候难度很大,大家都坚持的爬了上来,云雾渐渐的散开,仿佛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大海,和远处的小岛。

            当云雾散开的时候,隐约看到了远处的风景,说真的,如果是台风过后的天气来的话,这里一定美的一塌糊涂!一定不会是灰蒙蒙的颜色,而是白色的云,蓝色的天和蓝色的海 :)

    Tag:行影
  • 逆光看你

    2008年06月23日

            逆光看人,看不清你的样子,但对方却能清清楚楚看着你的一切。 
            逆着光眼睛睁不开,视线模糊,总是轻易错过擦身而过的机会。 
            我讨厌阳光,却总喜欢逆光看人,不为什么,只是希望别人能看到我是怎样的? 
            包括优点与缺点,说是看人,不如说是被看更正确些。 
            因此在不自觉中,我总是被人看了个通通彻彻,自己非但没有觉察,还连对方的容貌都看不清,更别说他的表情、内心。 

            喜欢剪影的感觉,喜欢逆光的生活,在灿烂的阳光下,伴着青春走过的日子。

    Tag:行影
  • 未知的前方-杏梅尖

    2008年06月01日

            带着十几个人爬山也不是很轻松的事情,还好这次的行程并不算是很复杂,只是路有点难走,角度太刁钻。很少有人走这条小路到龙门古镇了,只有我们这群人沿着没有开辟盘山路前,村民们出门的小路。那天是个雨后,笋子布满了爬山的路。还有不知名的小树蛙和很多植物伴着我们一路前行。

            为了登顶,因为有一段是盘山路,所以还需折返回来,结果才1个小时,路边很多笋子又长高了好多,真不愧是雨后春笋的速度。从顶峰杏梅尖趴下来还真是需要一些耐心,上山容易下山难,每个人的屁股上都有摔坐在地上的泥巴痕迹。

            终于在下午的时候抵达山对面的营地, 找到那象征性的三颗松树。大家疲惫了一天,终于开始扎营,有的提前做饭有的到处转悠,我趴在帐篷里一睡就睡到了太阳下山……,晚上还是有点冷的,虽然人数不错,但是还是玩起了杀人游戏,风大不能升起篝火,所以只能将就着裹紧衣服,聊工作聊生活还有讲最刺激的鬼故事。

            清晨起来的时候,发现帐篷营地周围的野菊花虽然那么卑微却显得那么楚楚动人,那种单纯的清香是那些精心栽培的名花所比拟不了的,它用顽强的生命力生活在大山里的每一个角落……

    Tag:行影
  •         半个月前,就是地震前两天,上班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Tony有事他周末带队的杏梅尖因为出差去不了,于是下班后匆匆买了点干粮就出发了。路途并不是很远,半夜就到达了目的地的小村子,因为在伐竹子所以很长一段盘山路是走路上山的,穿过盘山公路上那些小小的村落,空气很新鲜。在路边一家百货店跟老板娘买了碗粥。还有随便吃的各种菜(梅菜扣肉,笋子烧鸡,好多好吃的),结账的时候居然每人才5块钱,民风真淳朴。

             这个叫后亩山的小村子,村民早起挖来的雨后春笋,在中央的小水库洗干净回去烧着吃。有点欧式小镇的建筑,感觉特别放松。在这个村子生活的人虽然不富裕却很安逸。村子里每个人之间都互相认识,那种谁家一点小事全村都知道的地方,有好处也有坏处。但是却显得充满温情。在城市呆久了,开始怀念起那种单纯的生活。

    Tag:行影
  •  

         上世纪建国初期,苏联那帮人说要帮中国盖很多东西,后来关系紧张,那些专家都走了,武汉的长江一桥的后面大部分工程是咱们自己盖的。可是还有更多的工程变成了烂尾工程。

          苏联专家当时规划要在瓯江上建一座超大型水电站,坝址在现青田县城,整个叶氏族人全体迁出,有一户人家拆了近二十多间房,带着全家老小搬到下游魁市村,拿了国家三间破房。那个年代移民太纯朴了,许多移民因电站建设而贫困。后来苏联专家拆走后,工程下马。作为第一批移民,房也拆了,家也搬了,都没能返回故里。

          五十年了,终于要建设水坝了,选在了渤海镇,我们一行29人抵达渡口时怎么都没有认出这就是那个小镇,一路上队友还惦记着这个小镇上美味的早点和卖早点的农家姑娘,可是呈现在眼前的确实一片废墟和轰隆隆的炸山的声音,大坝月底就要合拢了,人几乎都搬走了,一片片的废墟让人想起三峡移民的那片废墟,此时此地又有多么的相似。

          固守在村子里不肯拆的只有一座教堂,听说教士还一直住在里面不肯离去,在渡口远去的时候,望着这个村子有一种胸闷的感觉,说不出口也表达不出到底是何种思绪,这次泸西峡之行,居然无意间成为了绝版,以后这里的所有风景,就像三峡一样,永远埋在了水下。

    Tag:行影